博客网 >

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和美国人——赵启正在华盛顿的演讲

 

英美博客http://inmei.bokee.com)   来源:中国科大新闻网 

    思想者小传赵启正1940年生。195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1963年毕业后曾在北京核工业部第二研究设计院、航天部上海广播器材厂工作20年。1984年任上海市工业工作委员会党委副书记。1986年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1991年任上海市副市长,1993年起兼任上海浦东新区管委会主任。1998年后任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
    谢谢黑格曼先生的邀请,我很荣幸在这里发表演说。
  我在这个新的工作岗位有两年多时间,从此开始注意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和美国人对中国人和中国的感受。我深感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之间需要加强沟通,这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但首先是媒体要加强沟通,因为它往往引导人们的思想并影响人们的情绪。为了做这样一种交流,我首先在美国讲《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和美国人》,只是想直率地把中国人或者说大多数中国人对美国和美国人怎么看向大家作一介绍,以促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

   一个初学中文的美国人会惊讶地发现,中文“美国”两个字的意思从字面上理解是“美丽的国家”。
  中美两国开始交往到现在,大约有220年左右,一个初学中文的美国人会惊讶地发现,中文“美国”两个字的意思从字面上理解是“美丽的国家”。当然,我们不在这里讨论复杂的词源学。其实中国人刚刚知道太平洋彼岸的广袤之国
  TheUnitedStates时,有过几十种译法,但最终定为“美国”———一个最好的中国式名字,这会使一个不了解美国的中国人对她自然产生好感。
  两国人的正式交往始于1784年。这一年,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从纽约港起航,穿过大西洋,绕过好望角,8月28日到达中国广州的黄埔港,揭开了中美关系的序幕。19世纪中叶之后,双方商业往来激增,由此开始了对于彼此都日益重要的相互了解的漫漫历程。
  中国清朝以禁烟著名的重臣林则徐主持翻译了《四洲志》一书,首次比较具体地介绍了美国。但总体上看,19世纪末大多数中国人对“远在天边”的美国并不了解。1872年中国政府派遣的首批幼童赴美留学时感到既兴奋又新奇:穿着土著衣服的印第安人,就像中国京剧中的演员。
  19世纪开始,中国文化特别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开始传入美国,对美国文学,主要是以爱默生和梭罗为代表的超现实主义者产生了重要影响,美国现代诗歌之父华尔特·惠特曼在他所著的《只言片语》中就两次提及孔子。悠闲的中国老人的形象频频出现在美国现代诗人史蒂文斯的诗作中:“在中国,一位老人坐在松树的阴影里。他看到飞燕草,蓝的,白的,在树阴的边上,被风吹动。他的胡子也在风中飘动,松树也在风中舞动。”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那些中国老人,不是坐在山池边整理衣衫,就是在扬子江上仔细端详自己的胡子”?
  文学是中国人民了解世界的一个重要渠道,与此同时,大量美国文学作品被翻译成中文,使我们听见了太平洋对岸的沉思共鸣和各种各样的声音。用惠特曼的话来说,我们“听见美利坚在歌唱,我们听见各种不同的欢歌,听见他们放开喉咙高唱有力而优美的歌曲”。是的,通过大量译作,中国读者听见了杰克·伦敦在《荒野中的呼唤》,听见了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听见了海明威的钟声———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这《钟声为谁而鸣》。
  我们还听见在密西西比河上领航员的呼唤(TwofathomsorMarkTwain)———后来它成了SamulClemens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笔名马克·吐温(MarkTwain),他的《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等书在中国广为流传。
  通过这些作家,中国读者了解了美国民族乐观、务实、坚强的性格特点,这也许就是“美国”(America)的中文全称被译作了美(beautiful)、利(profit)、坚(solid)的原因,这三个字都有很好的含义。
  18世纪一位美国船员第一次到中国,他说中国人当时这样区分美国人和英国人:他们都说英语,但做生意时盯着秤杆的一定是英国人。1900年发生过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事件,北京的皇家建筑圆明园再次被毁,珍宝文物被掳一空,中国还被迫签订了屈辱的条约。但是中国人对这八国中首先记住的是英国、法国和日本。因为此前不久他们都对中国进行过侵略战争,而美国后来又退还了中国部分赔款,中国人并没单独记恨美国。
  清朝末年,许多优秀的中国人在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过程中参考了美国。近代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逸仙博士,多次公开重申要以美国为师,他提出的“三民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思想的影响。孙中山在1904年曾正式向美国政府和人民呼吁支持中国革命派,推倒满清,但是没有得到美国的回应。
  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在少年时代阅读过一本《世界英豪传》,被书中华盛顿、林肯等人的事迹感染,他说:“中国也要有这样的人物。”
  自从中国人知道华盛顿,他作为美利坚民族的象征,作为美国“国父”,无论中美关系如何变化,他一直深受中国人的尊敬,受到这样尊敬的另一个美国人就是林肯。

   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斯福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和人民对中国的抗日战争给予了有力的支持。
  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战场吸引了大部分日本陆军,中国军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罗斯福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和人民对中国的抗日战争给予了有力的支持。1942年日军切断中缅公路时,美国空军开辟了跨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向中国供应抗日武器。由于山高路远,气候恶劣,不少飞机失事。据统计,当时共损失600多架C-46飞机。前几年,在中国的西藏、广西等地仍能发现“二战”期间美国飞机的残骸,1500多名中美飞行员为中国人民的抗日事业献出了生命。两国人民在这场反法西斯战争中并肩战斗,结下了难忘的情谊。中国人民至今没有忘记这段历史。在中国的南京市,就有美国飞行员烈士墓。
  中国现在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国人自然会想到美国西部开发的历史。众所周知,横贯美洲的中央太平洋铁路的修建是美国经济起飞的发射台。人们较少知道这条大铁路动脉是与华工的巨大作用连在一起的。19世纪40年代,在寒冷的冬天,当别的队伍撤下落基山脉的时候,华人继续勇敢西进,在美国广袤、荒凉的西部修筑铁路,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献出了生命。为了表彰中国铁路工人的业绩,美国的伊利诺斯州政府于1991年在中国上海用3000枚铁路道钉塑造了纪念碑,碑上刻着:中国建路工人所作的贡献是连接美国东西海岸并促成其国家统一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这个纪念物旁边逗留的中国人,会有感而发:100年前曾大规模排华的美国人今天是知恩了。
  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到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中国人民对美国的友好和感谢的心情达到高潮。象征着美军胜利的吉普车也受到欢迎,“Jeep”这个词第一次进入英汉词典,并成为汉语中的外来语。
  可转眼间,这些吉普车上美军载着中国女郎在街上横冲直撞,1946年圣诞之夜又发生了美军公然在北京市区广场上强奸北京大学女学生的事件。人民由亲美转而反美竟是在这么短时间内发生了。美国政府在中国内战爆发前和内战中公开偏袒腐败的蒋介石政府使“美国失去了中国”。
  历史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短短数年,时过境迁。由于文化的差异、意识形态的不同和战略利益的冲突,1945年之后中美由“二战”时的“盟友”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人,后来在朝鲜半岛兵戎相见、流血厮杀。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50周年,全美将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在这场战争中,中美两国士兵伤亡众多,许多人死于严寒和肉搏。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他们是为自由而战。
  但中国人有不同看法,他们认为中国战士是为保卫祖国而战。中国百年以来遭受外国侵略和列强蹂躏。民族再次受辱,侵略的威胁即在国门:美军舰队游弋于台湾海峡,美国陆军临近鸭绿江中国一侧,美国炸弹已经扔到了中国领土上。中国为此战国力损失重大。虽然事情已过去了几十年,但丝毫不能期望双方的意见有任何变化。我最近知道美国一家公司和中国一家电视台合拍了一部名为《38°线》的反映朝鲜战争的历史巨片。这部片子的中国导演认为,既然中美要在21世纪成为和平的伙伴,就应该回头审视20世纪我们曾经是敌人的那个时代。它将生动再现交战国家的各式人物———决策人与普通战士。50年前谁能够想到这样的事发生呢?昔日战场上的敌人,今日合拍记录那场战争的故事?

  长期的隔绝和敌对状态,使两国人民都很难得到对方的准确信息,以至基辛格博士1971年第一次秘密访华前,尼克松总统和他本人都担心到中国后是否要按中国古代礼节下跪磕头。
  此后,中美关系进入长达20多年的对峙时期。“打倒美帝国主义!”是中国的口号,而美国公民的护照上则盖上了“去中国无效”的印章。长期的隔绝和敌对状态,使两国人民都很难得到对方的准确信息,以至基辛格博士1971年第一次秘密访华前,尼克松总统和他本人都担心到中国后是否要按中国古代礼节下跪磕头。
  但是,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中美之间更没有成为永远的敌人的理由。世界上的人们都没料到,在响着反美口号的“文化大革命”当中,中美关系会有一个突然的大变化。60年代末、70年代初,中美领导人都感到有必要接近和改善关系。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正式访华,在北京早春的寒风中,周恩来握住了从世界最辽阔的海洋伸过来的尼克松的手,毛泽东在他那间堆满了书籍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畅谈国际大事和哲学问题。从此,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美国歌曲———30年代的和当代的,在中国广泛流行,包括那首《扬基进行曲》。讲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件有意思的事。1979年中美刚刚建交的时候,上海市一家著名的西式点心店,特意制作了一个大蛋糕,顶上的一层站着两个糖做的小孩,一个是中国孩子,一个是美国孩子,各执自己国家的国旗。蛋糕的底部用果酱裱了四个字:中美友好。表达了中国人民的良好愿望。爱喝茶的中国人对茶杯是讲究的,也曾有印着中美国旗的茶杯出售。
  中美正式建交是在1979年,这时离“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结束才三年,当时中国的大学停止招生,知识分子下乡,经济发展停顿。而1979年初,正着手中国改革长远计划的75岁的邓小平先生访问了美国。中国的媒体对遥远而陌生的美国作了广泛报道。中国的报纸还在显著位置刊登了邓小平头戴牛仔帽的照片。此后,中国媒体开始大量报道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层面,把活生生的美国呈现在中国公众面前。
  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的实干创新精神印象至深。早在1944年,中国著名作家萧乾访美归来后就由衷地感叹:“在夜总会里的美国人,拼命玩;在田纳西水利区看到的美国人,连总工程师也挽起了袖子,拼命干。值得一学的是美国人那种说干就干的精神。”
  中国人对美国的科学技术,对阿波罗计划,对硅谷都很钦佩。如今,麦当劳、肯德基开设在中国大小城市,留学美国是许多大学生的向往。1978年以来,仅在中国教育部门办理登记手续的,到美国留学的中国人就有12万多人,到中国留学的美国人则为1万多人。
  然而,中美关系的发展充满曲折,中美之间也存在很多分歧,如贸易逆差、达赖喇嘛、台湾、人权等问题。虽然中国媒体对美国对华政策也常有尖锐的批评,但对美国社会发展的全面报道保持了热情和很大的篇幅。中国人发现与中国媒体对美国报道的热情场面相反,美国媒体关于中国的信息很少、也不准确,其中不少报道带有明显的偏见。不久前,华盛顿的一位电台总裁访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还携带了大量的方便食品,他十分担心在中国吃饭有困难。由此可见,美国公众对中国的误解有多么严重。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过分渲染中国的实力,夸大中国的军事力量,为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寻找理由。(原编者注:此时的幻灯片上是《波士顿环球报》1996年1月7日的内容,一对巨长的筷子夹住几个美国国旗做成的小纸片,旁边文章的标题是《我们应当怕中国吗?》)这是一张很典型的漫画,文章在导言中提到了我本人,说记者访问了上海市副市长、浦东新区负责人赵启正先生,他介绍了野心勃勃的发展计划。这个计划可能在他有生之年实现,到那时中国不仅是政治大国、军事大国而且还是经济大国,所以全世界都应该怕它。那么,中国的筷子就会把美国的国旗当菜吃了。事实上,中国从来没有能力也没有这种想法,把任何一个国家当菜吃掉。恰恰相反,中国100多年以来被别人当菜吃过。我给《波士顿环球报》写了信,我说:“编辑先生,你所说的我不能同意,中国没有这种打算。”感谢这家报纸把我的信刊登出来了。
  美国的有些舆论为“遏制中国”制造了一些借口,形成了对中国不友好的舆论。这种做法不但改变了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长此以往也改变了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使一批1972年后成长的知识分子由亲美转为反美。许多中国人,包括那些看上去在价值观上与美国趋同的青年学生们提出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美国主流媒体为什么对中国充满偏见和对公众有意误导?美国为什么每年都要发表指责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国别人权报告》,几乎每年都要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提出反华提案?美国为什么总是对中国自己的事情指手画脚?美国为什么坚持并逐年扩大对台湾的军售?美国究竟会不会成为中国的朋友?等等。

  回顾历史,我们看到,中美关系虽然历经波折起伏,在一些问题上也有严重争执,但中美关系的方向是友好合作,中美之间找不到不合作的理由,如果有,那也是人为制造的。
  回顾历史,我们看到,中美关系虽然历经波折起伏,在一些问题上也有严重争执,但中美关系的方向是友好合作,中美之间找不到不合作的理由,如果有,那也是人为制造的。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应当像落基山上的红杉树一样万古长青。最近我还发现中国一个地方卷烟厂生产的香烟就是以“红杉树”(Sequoia)命名的。我并不主张抽烟,但我喜欢这个牌子。中国决心加强中美友谊。就在现在,中国还拍摄了表现中美友谊的多部电影和电视剧,如《黄河绝恋》表现了美国飞行员在中国参加抗日的故事,这些影视片在中国大受欢迎。顺便说一句,中国人也很喜爱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讲述的优美、凄婉的爱情故事,它说爱情高于金钱,在中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而由美国人拍摄的中国故事《花木兰》更是受到中国儿童的喜爱。
  中国人民是成熟和理智的人民,中国人民深切地认识到,随着世界政治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向纵深发展,世界各国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相互依赖性进一步加强。毫无疑义,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两国虽然在意识形态、战略利益和文化传统方面还存在很大的差距,但是为了双方在许多方面拥有共同的重要利益,两国已经建立了有效的、建设性的、广泛的伙伴关系。让我们在以下方面共同努力:在世界政治中提倡独立自主与求同存异;在全球经济中促进增长,共同发展;在国家社会之间发扬平等与相互尊重;在发展科学技术中加强交流,为人民造福;在文化领域则鼓励欣赏对方的优秀和多样性。很显然,中美两国和则两利、“双赢”,斗则两败俱伤。两国加深了解,加强合作,对推动世界的和平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而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则是两国人民的共同要求。中美之间的合作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并将继续取得成果。我在浦东新区工作时,在那里建筑了一座中美合作的摩天大楼,420.5米高,属于世界第三高度,但它的美丽被公认为世界第一。这个大楼是中国宝塔的外形,美国的钢结构,从里面看金碧辉煌,从外面看就是一个中国的宝塔。我想,这样的中美合作还有许多新的领域。
  面对下一代,面向新世纪,我们只有努力发展中美关系的责任,决没有阻挠和破坏两国人民交往的权利。绝大多数中国人赞成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出的中美之间应“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发展合作,共创未来”。中国人也欣赏克林顿总统提出的“21世纪将成为美中两国最美好的时期”的预言。
  我知道我选择了一个困难的题目,我今天不是讲中美关系史,那是学者的课题;也不是讲眼前的中美关系,那是外交官的领域。我只想讲普通中国人对美国和美国人的看法,这些看法丰富但又复杂,矛盾又富有变化;既没有回避历史,也不超脱现实,更着眼于未来。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希望我的演讲能使诸位多少了解中国人对美国人的友好愿望,是把它当做“美丽的国家”而不是“美丽的帝国主义”。今天我报告了“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和美国人”,希望明年或者什么时候能在中国举行“美国文化中国行”活动,并听到在座的哪一位在中国作“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和中国人”的报告。衷心希望在中国见到各位。
  谢谢!(演讲作于2000年8月30日,选自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的《向世界说明中国———赵启正演讲谈话录》,本报略有删节)

<< “对不起布什连任了”美国人开网站... / 美国人种种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nme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